寻欢作乐

🐯😈👉👌💓🏩💕😇


突如其来的梦回2013(?)

忘了哪一集()skipper以为自己是主播的小红领带好可爱ry




我仿佛九万年没画过画十万年没画过自家儿子惹((摸个老周和青树!色差使我昏迷

水族馆约会xx直男很努力地弄了滤镜和贴纸了!()

深夜了我来搞点深夜风味的图但其实以我的尿性黄图也只有它的底色黄而已(。

虽然没有出现芥不过我相信大家一定一看就能懂(打死

……下流话注意,对不起这是我今天最后一次糟蹋tag(土下座
又看了一遍离婚小作文想把上午的自己按在地上打一顿……不过诚挚推荐作业bgm(。

廉价喜剧

   
     没有重圆的破镜文学
     对正文剧情没有任何帮助的天雷设定,没有性转
     有以上两点还不是现paro的话就太难为我了……

bgm:东京事变-绝体绝命http://music.163.com/song/838284/?userid=51893976

——————————

       少女先望见了黑发黑风衣的男人。在她仓促地将目光收回来前,男人先回了头,看见了独自坐在双人座一侧的她。比起不安的少女,男人似乎更有种彻底丢开过去之事的坦然,径直向少女走了过去。他开了口:

       “好久不见,泉镜花。”

      正坐着的少女微微低着头,轻声回答:“好久不见……母亲。”

      “我教导过你的,与别人交谈时要看着对方。和那个没用的男人生活在一起这都忘记了吗。”听到这话的少女意识到刚才的走神,连忙抬起头,道了一声“对不起”。几秒后又想起什么似的,用坚定的眼神看向男人,“父亲他……不是什么没用的男人。”

      芥川听见这句话感到些许的烦躁。男人——芥川龙之介——讨厌镜花这种与她父亲相似的眼神。芥川龙之介讨厌泉镜花身上一切与中岛敦相似的地方。他可以选择拼命去忘掉中岛敦,可是他不能忘记镜花。然而少女与她父亲的相似之处,又会让他不得不记起中岛敦,记起他们两个曾经在一起过。他仍时而梦见那时的片段,因此他拿工作来填充睡眠时间。他一直以来都以自损八百的方式消灭过去。芥川从思绪中回过神,正想离开时,他注意到少女的视线越过他望向了他身后。

      “抱歉久等啦,小镜花……哎,芥川?”

       似乎正是为了嘲笑他的努力般,那个熟悉的天真而愚蠢的声音不合时宜从背后响起。这一次仓促不安的人成了他。芥川表情僵硬着转过身去,努力让自己保持着与泉镜花打招呼时的余裕,正要开口时对方却抢了先。

       “芥川,好久不见,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呢。”中岛敦语气轻松,完全没有与离婚一年的前妻再次相见时应有的犹豫,“还是穿着这件黑风衣,”他又看了一眼芥川手里的食品袋,“食物口味也没有变呢。”

       这明明是另一件风衣!芥川想把食品袋丢在中岛敦脸上。芥川龙之介的冷静与冷漠总能应付所有人,唯独对中岛敦他只有不受控的怒火,正如中岛敦对所有人都逆来顺受得可笑,唯独挑衅他芥川龙之介。他俩各自将对方处于特别的位置上,却都不是好的意义上的特别。他们的爱情像一场竭尽全力的演出,芥川不是优秀的演员,以至于杀青后他也难以从戏中脱身。芥川龙之介难得交付一次真心,所以他继续梦见中岛敦;中岛敦难得展现一次勇气,所以没有第二次告白。芥川感受到手里食品袋的重量,即使当年中岛敦为了他冒着雨跑过三条街排了一个小时队来这家店买这款限量甜品,现在他还是只需要自己来买了。

       芥川看着一年未见的青年,发现中岛敦也正看着他,向他投以温柔而带着距离感的眼神。芥川讨厌那眼神。求婚时中岛敦坚定的眼神,离婚时中岛敦温柔的眼神,他统统都讨厌。像是为了从回忆中逃离般,他快速丢下一句“我还有事先告辞了”,拉开甜品店的门快步离开,全然没有回头的打算。

       中岛敦看着芥川的背影露出苦笑,在双人座的另一侧坐下。少女像只兔子般双手捏着大号泡芙小口进食,青年笑着说了“慢点吃吧”,又偏过头注视着窗外。直到穿着黑色风衣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街道拐角,他才转过头来,慢慢的喝了一口面前拉花图案已经下陷的咖啡。

以及还有一点不知道怎么分类的落书(??)
p2是并不是很能看出来的下neta(。)
p5是芥♀,购物柄芥的衣服太奇妙了这是什么黑色铆钉皮外套配白色蕾丝边雪纺上衣(我瞎说的),想看一下女款能不能好一点(不能

本日份雷,我的包裹什么时候到(……)